您當前所在位置:魅力龍川 > 旅游龍川 > 龍川風景

人文上塔 紅色上塔

龍川縣人民政府門戶網站www.eazhe.com2019-11-29來源: 河源晚報 閱讀人次:-
【字體:

  河源市龍川縣上塔村,地處河源市龍川與梅州市興寧兩地接合部,位于龍川縣東北部,隸屬于田心鎮,東靠柳洞村,西接祠堂角,南鄰長坑村,是一個群山環抱的山村,青山綠水,景色優美,氣候宜人。截至2017年,上塔村有250戶、1400多人,有耕地面積約46.67公頃、山林面積207.6公頃。雖然上塔村并不是很大,但其人文底蘊和紅色文化歷史還是值得深入挖掘的。

QQ截圖20191230193013.png

  上塔村下新屋始建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至今250 年。1925 年一1934 年大革命時期,地下黨組織領導人曾多次在此屋圍隴樓角間召開秘密會,龍川英烈史中的黃海洋就住在此屋,黃月蘭住在此屋隔壁。
       一、人文上塔:狀元故里,人杰地靈
      上塔村的得名據說是來自一座塔,而且是與仙人有關。
       1.一座仙塔
       龍川有座塔,又名仙塔,位于龍川縣田心鎮,是縣文物保護單位,為平面方形七層樓閣式磚塔。始建于北宋宣和二年,明萬歷三十三年重建。具有宋塔風格,輪廓古樸,比例協調,近似小雁塔。這座始建于北宋宣和二年的古塔是龍川縣田心鎮上塔村的標志性建筑,位于田心鎮北部的韓江上游,村西面筆架山上。
       下塔之所以被稱為仙塔,是因為這座塔據說是一位仙人在一夜之間造成的。說到下塔,就得先說上塔,因為沒有上塔就沒有下塔的故事。傳說,造仙塔的那位仙人首先造的是上塔,由于一些原因導致仙人沒有在一夜間造好上塔。于是,這位仙人隨著河水順流而下,將磚頭運到了下塔所在地,用一個晚上的時間造好了下塔。可是不知什么原因,這座塔沒有封頂。因此,才有了“下塔無頂有塔影,上塔無影有塔頂”這一說法。事實也是如此,上塔只有塔頂,沒有塔身,下塔只有塔身,沒有塔頂。上塔在赤汪的地方有個塔墩,墩上座有一個塔頂,塔墩周圍是一大片農田。所以,除了下塔外,當地人將仙人造的上塔也稱為仙塔。
       因為傳說是仙塔,所以當地很多人過節都會到這里來燒香拜佛,祈求來年風調雨順,全家平安。下塔只有第一層是空的,第二層起都是實的。當地還有這樣一個傳說,這座塔每掉下一塊磚頭,當地就會出一個人才。
      2.一位狀元
      2016年8月,在廣東省河源市龍川縣田心鎮上塔村,挖出一尊長2、2米、寬0.32米、厚0.16米,埋藏多年的旗桿石。該旗桿石兩孔間距0.98米,底圓到頂頭1、2米,旗桿石埋入土部分0.75米,地面以上是1、45米。據上塔村老村干部黃木榮介紹,旗桿石總共有4尊,還有3尊埋在上塔村結口瀝圳口邊。
       明清時期,凡家人或族人考中了功名,必須在宗祠門口豎立大旗,青史留名,光宗耀祖。用來豎大旗的旗桿石則被認為古代進士、舉人的“榮譽證書”。從文化角度來看,旗桿石早已超越了光宗耀祖,成為古代科舉文化的豐碑,得功名者的多寡可以看出一個地方文化開化的程度,一個地方的旗桿石越多,越說明這個地方人才輩出,人杰地靈。
       田心鎮上塔村的旗桿石,是明朝第77位狀元——萬歷丁未(1607年)軍籍狀元黃士俊回祖地用來立狀元坊的。
       黃士俊(1583-1665年)字亮恒,明萬歷進士。明萬歷丁未(1607年),殿試第一、狀元及第,任修撰。歷官宮諭少詹,升禮部侍郎,晉禮部尚書。崇禎九年(1636年)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入閣參預機務(行相事)。歷太子太保,文淵閣大學士,少傅兼太子太傅,十一年罷相。后相永明王,年過八十,不能決事,辭職歸鄉,1665年卒于家,謚文裕。
       殿試時,黃士俊以條對稱旨,卷字精楷,被明神宗擢為第一甲第一名,時年31歲。相傳,明神宗出上聯“掃葉烹茶,寶鼎煙中浮蟹眼”,黃士俊以“倚松酹酒,金杯影里動龍鱗”來對,聞此佳對,皇帝十分贊嘆,即點黃士俊為狀元。
      中狀元后,黃士俊榮歸故里,有兩位地方官想試試他的實力,設宴款待他,并“限韻吟詩”,吟不出來的罰酒。某官領頭:“雙門原不動,兩面廛民眾。譙鼓響蓬蓬,驚醒商家夢。”另一官接著用原韻吟道:“珠江原不動,四面蘭橈眾。漁鼓響聲聲,驚醒舟人夢。”輪到黃狀元,他故意裝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樣子,直到對方得意洋洋地大叫罰酒時,他才不緊不慢地吟出了下面四句:“蒼天原不動,周羅星宿眾。雷鼓一響隆,驚醒嫦娥夢”。
       黃士俊當年在龍川縣田心鎮留了流傳甚廣的詩句:詩曰:“一座寶塔在中央,二條河水透長江,三支文峰塞水口,四面山崗一樣壯,五谷豐登皆是寶,六畜成群滿山崗,七品郎官代代有,八塊金匾掛祠堂,九頂官帽父與子,十事皆全是你鄉”。
       2016年11月5日,一份由權威機構八方博古北京古玩藝術品鑒定有限公司、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央視《鑒寶》欄目特邀專家評委蔣文光先生親筆簽字的鑒定結果新鮮“出爐”。專家鑒評的結果如下:“此尊旗桿石,其質地為青石,較堅硬細膩,屬優質石。為紀念明朝77位狀元黃士俊而立。黃氏為廣東省河源市龍川縣田心鎮上塔村人。此立石為紀念此狀元,且保存完好,對研究明代科舉制度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具有較高的文物和收藏價值。”專家對文物鑒定結果的“出爐”,標志著官方對狀元黃士俊是河源市龍川縣田心鎮上塔村人的肯定,為人文上塔提供了有效的證據。田心鎮上塔村挖掘出旗桿石,為明朝狀元黃士俊在上塔村出生夯實了歷史。2016年11月14日下午,黃木榮自費請鉤機師傅把被藏二米多深的3尊狀元旗桿石完整無損的挖出,4尊狀元旗桿石如數尋齊。
       二、紅色上塔:五興龍革命根據地腹地,英雄輩出
       1.上塔村革命斗爭是與五興龍革命根據地緊密相連的
       上塔不僅是狀元的出生地,人文鼎盛,同時也是一塊有著光榮革命傳統的紅色土地。它處于山高林密、地形險要的龍川、興寧兩地接合部,便于隱蔽,群眾基礎也很好,是開展革命活動的好地方。
       大革命時期,從1925年至1934年中,在五興龍縣委和赤鐵龍區蘇維埃政府領導下,上塔村建立了農會協會、赤衛隊組織、黨組織和村蘇維埃政府,堅持革命斗爭從未停止,是五興龍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
      因上塔村窩里、圍角頭、學堂下、老屋下常駐有游擊隊,所以奠定了良好的革命基礎。1927年4月,龍母區委書記駱達才到該村進行革命活動,在圍角頭主持農會骨干黃海洋、黃茶泡古、黃水松、黃月蘭等人的會議,成立了上塔村赤衛隊,黃茶泡古為隊長,黃水松為副隊長,隊員有黃亞新、黃國漢、黃亞強、黃立坤、黃海洋、黃月蘭、黃運發、黃帝佑、黃運太、黃桂華、黃火姐等20多人,在龍母區委領導下開展革命斗爭。
       1928年10月,上塔村赤衛隊隊長黃茶泡古帶領隊員黃立坤、黃月蘭、黃水松等人配合駱達才隊伍,乘龍母圩街日,裝扮“國民革命軍”智襲龍母偽團防,繳獲槍支20余件,大滅了敵人威風、增長了革命群眾的斗志。
       1929年4月,由田心鄉蘇維埃政府主席駱白三和鄭強、鐘庚招夫婦到上塔村指導工作,在上村圍角頭召集赤衛隊、農民骨干會議,成立了上塔村蘇維埃政府,選舉黃月蘭為主席,黃茶泡古為副主席,黃海洋、黃水松、黃立坤為委員。在蘇維埃政府領導下,聯合農戶進行抗租、趕走豪紳收租,沒收租谷20多擔,交給游擊隊10擔外留作接濟游擊隊食宿之用;收繳豪戶、偽鄉丁槍支,支援蘇區。
       2.上塔農運是在五興龍蘇區黨組織的直接領導下開展的,進行了打土豪、分田地和減租減息的斗爭
       早在1923年8月17日、23日,廣東農運領袖彭湃先后兩次來到龍川指導工作,使龍川農運在全縣范圍內蓬勃開展起來。
       1925年10月,龍川縣農民協會籌備委員駱達才(龍母區委書記)深入上塔村,在水口尿桶店主持召開會議,有黃觀云、黃海洋、黃火姐、黃觀石、黃亞松、黃月蘭、黃茶泡古等20多人參加,成立了上塔村農民協會,選舉黃觀云為會長,黃海洋為副會長,會員有黃火姐、黃亞松、黃月蘭、黃茶泡古、黃立坤、黃水松、黃亞羞等20多人;在縣農民協會領導下,該村農民協會組織農戶抗租廢債斗爭,拒趕田心上寨村富豪黃連亢收租,并沒收租谷20多擔,由農會黃海洋上交五興龍游擊隊10擔外,其余留下作為村里接濟游擊隊食宿所用。
       3.上塔村革命對中央蘇區作出了重要貢獻和犧牲
       (1)為紅軍主力部隊提供了兵源方面的支持。東江蘇區是人民武裝斗爭開展較為活躍的地區。人民武裝經受長期的鍛煉與考驗,戰斗力頗強。他們經常配合主力紅軍作戰,出色完成鞏固蘇區的任務,五興龍蘇區的人民武裝與東江蘇區其他人民武裝一樣,成了中央紅軍主力部隊兵源補充的重要來源。
       (2)為中央蘇區腹地提供了大量后勤物資方面的援助。1932年冬,在五興龍游擊隊帶領下,在牛欄塘設關押反動豪紳人質的拘留點。上塔村赤衛隊員黃水松、黃立坤、黃海洋等人配合游擊隊曹進興、黃赤古到松林村捉拿反動豪紳鄒超宣為人質,繳獲槍馬背一支、耕牛一頭,令其繳白銀800元;村赤衛隊員黃亞新、黃國漢、黃立坤等人在東江游擊隊古漢中等人的帶領下,到龍母小學(由在校學生黃振雄帶路)抓到反動豪紳胡銘泉,當場燒毀契紙,繳獲白銀300元,捉到牛欄塘關押后送到大塘肚蘇區。同期還到石坑雙柯樹、赤光瑤口、雙通抓捕豪紳人質李公認之媳、袁海源、朱學本等人,繳獲槍支和經費,由駁殼隊長黃赤古送至大塘肚蘇區,支援了蘇區建設。
       (3)牽制了“南天王”陳濟棠兵力,減輕敵人“圍剿”中央蘇區腹地的軍事壓力。1933年冬,村赤衛隊員黃立坤帶路,黃水松擔火水,黃亞新、黃國漢等參加曹進興、黃赤古、陳紅光游擊隊燒毀鐵坊羅坳公路大橋和龍母何田大橋,有效地牽制了廣東軍閥陳濟棠運兵北上配合“圍剿”中央蘇區的兵力。
      1933年冬至1934年4月18日,龍母偽警察局長巫春權和駐東坑村偽疤頭連長率一連人連番三次進剿上塔村,赤衛隊員黃亞新、黃月蘭被抓捕,黃亞新在4月17日被捉時槍打傷三處,送到河源偽八師判了10年刑,坐牢出來后身體健康受到極大損害;黃月蘭則押送到興寧偽縣府,結果被毒刑致死。其他赤衛隊員因當時偽甲長通風報信才幸免于難。但后來黃干汪還是被偽疤頭連長抓住并毒打成神經病,馬仔乾房屋一座5間被燒,被搶耕牛4頭、生豬17頭,糧食、財物搶劫一空,損失慘重。
       據不完全統計,龍川人民在戰爭時期先后經歷戰斗220多次,全縣有近千名民眾在戰爭中犧牲,其中,龍川大塘肚根據地在一年半的時間內就有140多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留下了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跡。這些烈士,譜寫了一曲驚天地、泣鬼神的英勇獻身于中華民族解放的悲壯凱歌。
       2011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根據民政部、財政部1979年6月24日有關文件規定的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即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根據地劃分標準,認為“現有材料可以證明,龍川縣的一部分或大部分地區在20世紀30年代曾屬于中央蘇區粵贛省管轄區域,據此,可以認定今龍川縣當時屬于中央蘇區范圍”。龍川縣為“中央蘇區縣”,實至名歸。
       上塔村作為龍川五興龍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大革命時期游擊根據地,從以上史實來看是沒有疑義的。
       作者:張偉東單位:河源職業技術學院

相關附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云南11选5-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