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魅力龍川 > 旅游龍川 > 龍川風景

龍川上塔村在五興龍蘇區中的歷史貢獻

龍川縣人民政府門戶網站www.eazhe.com2019-11-21來源: 河源晚報 閱讀人次:-
【字體:
■楊黨校

今年,是五(華)興(寧)龍(川)蘇區創立90周年。五興龍蘇區全稱閩粵贛邊五興龍縣蘇維埃政府,在中央蘇區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龍川上塔村作為五興龍蘇區的組成部分,是土地革命戰爭(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游擊根據地,對五興龍蘇區做出了一定的貢獻和犧牲。在論述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了解一下五興龍蘇區的由來。

五興龍蘇區的創立及意義

1929年1月,為配合毛澤東、朱德率井岡山紅四軍主力分兵閩粵贛邊擴展,建立革命根據地,東江特委巡視員劉琴西于是年初至2月間,在中共龍川縣臨時工作委員會書記葉卓、中共興寧縣委委員羅屏漢等陪同下,多次勘察龍川大塘肚,興寧的二架筆、雙頭山等地的地形,并最終確定以大塘肚為五興龍三縣革命中心根據地。3月初,在劉琴西的具體指導下,五華、興寧、龍川三縣工農代表大會在大塘肚長塘面召開,出席大會代表80余人。大會通過成立五興龍縣蘇維埃政府,同時還分別建立赤(崗)龍(母)鐵(場)區、龍(縣城)老(隆)鶴(市)區、崗(羅崗)馬(石馬)坪(大坪)區、羅(羅浮)黃(陂)區等四個聯區政府及其中共區委。五興龍蘇區的創立,其意義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五興龍蘇區的成立是三縣黨組織踐行毛澤東關于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以農村包圍城市走武裝奪取政權道路理論的具體表現。五興龍蘇區地處粵東北的五華、興寧、龍川三縣交界地,又毗鄰江西中央蘇區。《東江革命根據地史料匯編(五興龍蘇區)》中提到:“這里是東江革命根據地,是重要的戰略要地。”

第二,五興龍蘇區有效地牽制了廣東軍閥北上夾擊中央紅軍,有力地支援了中央蘇區的反“圍剿”斗爭。為了牽制“南天王”陳濟棠兵力北上配合蔣介石“圍剿”中央蘇區,五興龍蘇區恢復和健全原有的區鄉政權組織,在蘇區一帶開展打土豪、剪電線、散發傳單標語等活動,燒毀通往中央蘇區腹地的漁子渡、三多齊、合水等多座大橋,擾亂敵人部署。

第三,五興龍蘇區是中央蘇區的外圍屏障,對中央蘇區的鞏固和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為了保衛蘇維埃紅色革命政權,五興龍蘇區開展武裝斗爭,實行土地革命,先后組建了五興龍游擊隊、東江紅軍獨立營、東江游擊隊、尋烏獨立團等地方紅軍武裝,使之成為打擊敵人、保衛紅色政權的主要武裝力量。此外,五興龍蘇區還建立了完善的紅色地下交通網,為中央蘇區提供后勤物資援助。據統計,整個五興龍轄區地下交通站有五六十個,縱橫100多公里,把分割的根據地、游擊區與中央蘇區聯結起來,這對快速傳遞情報、打擊敵人、鞏固與發展中央蘇區有著重要作用。

革命戰爭老區村紅色上塔

上塔村,位于廣東龍川之東北部,地處龍川、興寧兩縣結合部,距五興龍蘇區中心據點大塘肚約十公里。上塔村現隸屬于田心鎮,東鄰柳洞村,西接祠堂角,南靠長坑村,四面山林環繞,景色宜人。截至2017年,上塔村有250戶、人口1400多人,有耕地面積700余畝、山林面積3114畝。

上塔村是一方有著光榮革命傳統的紅色土地。在根據地建設方面,上塔村地勢險要,山高樹密,便于隱蔽,加上群眾基礎好,是開展革命活動的好地方。據龍川縣老革命根據地建設委員會在1992年11月20日《關于田心鎮上揚管理區上塔村大革命時期革命斗爭史實的調查報告》中指出,在大革命時期和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上塔村“從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三四年中,在五興龍縣委和赤鐵龍區蘇維埃政府領導下,該村建立了農會協會、赤衛隊組織、黨組織和村蘇維埃政府,堅持革命斗爭從未停止,是大塘肚革命根據地之一。”該調查報告中記載了有20多位上塔村人參加了共產黨領導下的各種革命組織。上塔村黨小組長黃月蘭、農協會負責人之一黃海洋(下新屋人)、赤鐵龍區委通訊員黃亞強這三位在《龍川英烈》一書中有名字記載。五興龍縣委和赤鐵龍區委負責人曹進洪、羅義妹、鄭強、鐘庚招、駱達才(駱芹香)、陳朝燦(陳洪光),陂下支部書記張權等人曾多次不定期在下新屋圍龍樓角間召開過秘密會議。

1994年,經河源市人民政府審批同意,確認上塔村為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老區村,系實至名歸。

上塔村在五興龍蘇區時革命斗爭史實

五興龍蘇區時期上塔村革命斗爭的史實,是上塔村作為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老區村的歷史見證。在五興龍蘇區時,上塔村主要在村蘇維埃政府建設、村赤衛隊游擊戰和反國民黨“進剿”斗爭三方面,對蘇區做出了一定的歷史貢獻和犧牲。

首先,上塔村蘇維埃政府是在五興龍縣蘇維埃政府的指示下成立的,并在田心鄉蘇維埃政府直接領導下進行了打土豪、分田地和減租減息的斗爭。1929年3月,五興龍蘇區在龍川成立后,龍母區委書記、田心人駱達才堅決執行五興龍縣臨委鞏固和發展蘇區的指示,在老家祠堂角主持召開群眾大會,成立了田心鄉蘇維埃政府,選舉駱白三為鄉蘇維埃政府主席。4月,駱白三和鄭強、鐘庚招夫婦到轄區上塔村指導工作,在上村圍角頭召集村赤衛隊和村農會骨干舉行會議,成立了上塔村蘇維埃政府,選舉黃月蘭為主席,黃茶泡古為副主席,黃海洋、黃立坤、黃水松等為委員。在上塔村蘇維埃政府領導下,上塔各農戶聯合起來進行抗租、趕走豪紳收租等斗爭活動。在斗爭過程中,上塔村蘇維埃政府沒收豪紳租谷二十多擔,除交給相關游擊隊十擔外,其余留作接濟游擊隊食宿之用。此外,村蘇維埃政府還收繳了豪戶、鄉丁槍支若干以支援蘇區軍事建設。

其次,上塔村赤衛隊自建立后,配合東江游擊隊、五興龍游擊隊等作戰,取得了一定的成績。早在1927年4月,上塔村便成立了赤衛隊,隊長為黃茶泡古,副隊長為黃水松。在陂下黨支部和赤龍鐵城區委領導下,上塔村赤衛隊至1932年發展到二十多人,隊員有黃亞新、黃國漢、黃亞強、黃立坤、黃海洋、黃月蘭、黃運發、黃帝佑、黃運太、黃桂華、黃火姐、黃干汪、黃觀石、黃庚生等人,他們積極配合相關游擊隊開展對敵斗爭,向豪紳籌集槍支和經費支援蘇區革命。如1932年冬,村赤衛隊黃亞新、黃國漢、黃立坤等人在東江游擊隊古漢中等人的率領下,赴龍母小學(由在校學生黃振雄帶路)抓捕反動豪紳胡銘泉,當場燒毀契紙,繳獲銀元三百支援蘇區。又如1933年冬,村赤衛隊員黃立坤帶路,黃水松、黃亞新、黃國漢等參加了五興龍游擊隊曹進興、黃赤古、陳紅光等領導的燒毀鐵場羅坳公路大橋和龍母何田公路大橋的破敵交通行動,從而有效地牽制了廣東軍閥陳濟棠運兵北上配合蔣介石“圍剿”中央蘇區的部署。

再次,上塔村人民遭受國民黨反動力量多次“進剿”,為革命犧牲較大。據載,1933年冬至1934年4月,國民黨龍母警察局巫春權和駐東坑村警衛隊“疤頭”連長率一連人接連三次“進剿”上塔村,一方面造成物質損失嚴重,其中被燒房屋一座五間,被搶耕牛四頭、生豬十七頭,還有許多糧食、財物遭洗劫一空。另一方面,“進剿”造成了一定的人員傷亡。據不完全統計,村赤衛隊員黃亞新、黃月蘭“進剿”時被抓捕,黃亞新在1934年4月17日被抓時受槍傷三處還被送到國民黨河沆八師判了十年刑罰,刑滿出獄后身體健康受到極大損害;黃月蘭則被押送到國民黨興寧縣受審,受盡刑罰致死。其他赤衛隊員因甲長“通風報信”才幸免于難,但黃干汪后來還是被“疤頭”連長逮捕并毒打成精神病。

總之,歷史是興衰,也是命運。不懂歷史的人沒有根,淡忘歷史的民族沒有魂。《以革命的名義》中列寧有一句名言:“以革命的名義想想過去,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于上塔村而言,任歲月荏苒,祖輩們的紅色歷史紅色印跡,須臾不可以忘記。事實上,先輩們留下的紅色精神與革命歷史文化,完全可以成為新時代人們的一筆寶貴的紅色文化遺產,完全可以成為當下實現“鄉村振興”共有精神家園的一種寶貴資源。總言之,紅色記憶,鄉村之務,振興之需。

(作者系河源職業技術學院紅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全日制在讀博士)
相關附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云南11选5-首页